2009-04-30

早上照例是够了鐘點就自然醒一次,相對於在學校和家裡無所謂貪戀枕頭的繼續癡睡,很堅決地起床,因為成都對我還是多過陌生,特別是想到只是在這裡待九天.

話說昨天在飛機上鄰座的大叔體味剛烈,在趕超歐美人方面已經很成功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趕超一世淨身兩次的喇嘛.到了成都T請吃飯,大塊肉,沒酒,可惜了的下酒菜.昨天審核部很會挑時間的在我腳不著地的時候打電話,然後又找到宿舍,可惜的是波哥剛睡醒沒領會到審核部的晚娘前臺到底說了什麽,只知道讓我發郵件.果然,審核部和我一條心,誰看誰都不順眼.而今天的內容是寬窄巷子和南京!南京!看看外面棉被一樣的積雲似乎跟這主題很相稱.

手裡不是寡淡的RVP,但我還有一個寡淡的鏡頭.

Why do we need a Leica?

“We need it to refine and lubricate, rather than block or coarsen, our
means of engagement with the world: we want to look not just at it, however admiringly, but through it. In that case, we need a Leica.”

                                                                                     From  Candid Camera  By Anthony Lane

 

觀後感

以前人給我算命,,家宅安,兄弟情薄.也對,也不對.因為我與家裡的幾位哥哥弟弟的確不相往來.並非是厭惡,只是性格迥異,生活也沒有什麽交集.但他們畢竟還把我當兄弟看,我也當然認他們做了弟兄.只是除了血緣上的關係,感情是一點也沒有的.小時候倒還是很好的玩伴,常盼著放假可以一起撒野去,年紀稍大就自然地忘了這些人的存在,若不是每年還有個春節,跟陌生人也并沒什麼兩樣.所以兄弟情薄這一條算是講對了.而與我之間薄情生疏的,又豈止那幾個表親.至少,我還有一個我不想認的父親和一個遠不知我想什麽的母親.仿佛是一家人八字不合.我自覺得無恥,拿了別人這麼些錢這麼多年,竟說出這樣的逆言.可若是現在銀行肯借與我一筆錢將這窟窿補上,我興許就從家裡搬了出去,絕不回頭.至少,出國那十萬,我沒從家裡白拿.別人也罵過,我是狠得下心的白眼狼.畢竟親情對於我是比友情稀薄得多.

所以,豚同學,你囑咐的那篇好學生的觀後感我想了許久寫過許多也還是走樣.

我是羡慕的.而被理解,有依靠也總是好的.這樣想來,父母對我的放任倒的確不是出於理解與信任,卻是實實在在沒法子.

就這樣罷.滿肚子感慨要緊的就這麼多.

以前人給我算命,,家宅安,兄弟情薄.也對,也不對.因為我與家裡的幾位哥哥弟弟的確不相往來.並非是厭惡,只是性格迥異,生活也沒有什麽交集.但他們畢竟還把我當兄弟看,我也當然認他們做了弟兄.只是除了血緣上的關係,感情是一點也沒有的.小時候倒還是很好的玩伴,常盼著放假可以一起撒野去,年紀稍大就自然地忘了這些人的存在,若不是每年還有個春節,跟陌生人也并沒什麼兩樣.所以兄弟情薄這一條算是講對了.而與我之間薄情生疏的,又豈止那幾個表親.至少,我還有一個我不想認的父親和一個遠不知我想什麽的母親.仿佛是一家人八字不合.我自覺得無恥,拿了別人這麼些錢這麼多年,竟說出這樣的逆言.可若是現在銀行肯借與我一筆錢將這窟窿補上,我興許就從家裡搬了出去,絕不回頭.至少,出國那十萬,我沒從家裡白拿.別人也罵過,我是狠得下心的白眼狼.畢竟親情對於我是比友情稀薄得多.

所以,豚同學,你囑咐的那篇好學生的觀後感我想了許久寫過許多也還是走樣.

我是羡慕的.而被理解,有依靠也總是好的.這樣想來,父母對我的放任倒的確不是出於理解與信任,卻是實實在在沒法子.

就這樣罷.滿肚子感慨要緊的就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