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紙簽證

明天(26號)去廣州,後天早上取了存款證明以後遞簽,這個7月是和制度和衙門打交道還有攢人品的一個月.那天之所以能夠取到公證書,是因為在我和老娘怒不可遏的時候發生了日蝕,然後我們決定還是打電話給公證處的黨委書記算了,實在耗不起.一個月的時間攢了下面那麼些材料,說起來還不都是為了一份paper work.儘管這個世界是靠著實物在維持生物,但所有實物的分配卻是靠著一堆堆的paper works.比利時在廣州的簽證中心的刁蠻,或者說極品,讓我想到當年唐師曾接受上級指示從特拉維夫轉戰巴格達的尷尬和痛苦,甚至老娘都覺得去廣州凶多吉少一定要讓我飛著走以免被有技術含量的匪徒搶個精光.還好,以色列給了張另紙簽證.直到現在我才體會到,一種優越的制度可以挽救那些被糟糕的制度所玩弄的人和事.

算了,不多說,希望Neptune同學借的人品沒到期.

2009-07-22

在把最底下那篇叫[觀後感]的日誌隱藏以後,長久以來一直困擾的一個問題解決了–左邊的側邊欄啊他又回來了.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只有用Firefox的時候博客的模板顯示才正常,只要一切換到ie側邊欄就消失了,我還以為是ie的問題,想不到是日誌作祟…那篇日誌是在Word上寫好以後粘貼過來的,莫非是代碼衝突?有時間讓snow研究下,如果他有空的話.

………………………………………………………………………………………………………………………..

這幾天一直堅持跑步,體力慢慢恢復,可是肚子還沒有下去,大腿半肥瘦得也很秀色可餐.

…………………………………………………………………………………………………………………………

晚上看完一篇張五常的博客(凱恩斯學派的不幸),一方面是說凱恩斯學派在花錢救市上錯得離譜,說克魯格曼錯得離譜,奧巴馬的經濟團隊對於撒錢救市的效果簡直愚忠麻木到荒唐的地步.從目前美國的狀況來看的確是這樣的,8千億砸下去,當初的目標是把失業率控制在8%以下,而如今已經是奔10去了,但克魯格曼人說了,”不是沒效果,是錢沒花夠,你沒看見利率幾乎為零了嗎(zero lower bound on interest rates),按照計算這錢就是沒花夠”.張五常在罵,克魯格曼也在罵,不過張五常罵的是政策出發點不對頭南轅北轍(他主張應該放寬銀根,同時制度上為企業用工創造便利),而克魯格曼罵的是錢撒得不夠多.

從事實上來看是張五常的論斷有理:拿我們國家來說,首先我國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經濟數據表現較好的國家,但表現在哪裡呢,進出口,發電量,GDP,股市,樓市更是風騷…進出口,發電量這些數據有天朝和諧的因素而且相對其他數據表現較差這裡可以不去管它,GDP是幾年前的基建項目按期或提前上馬,靠的是政府從公積金,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等社會福利以及地方政府發債,銀行貸款籌集來的資金.這其中最重要是銀行的信貸,這些貸款輕易的都流向了政府導向的基建投資從而推動了GDP(這也是10年前中國各大銀行壞賬成堆的原因),但同時真正對解決需求有幫助中小企業很難拿到貸款.再看股市樓市,隨著銀行銀根放鬆,市場情緒麻木觸底,由股票型基金牽頭(目前股票型基金倉位處於歷史最高點),大量資金湧入股市造成現在的泡沫,五顏六色看起來很美.華爾街日報無奈的說,與其擔心泡沫,不如利用現在這個環境賺他一筆…真散戶知音也.而樓市的火爆一方面是由市場情緒積壓后集中釋放,從二手房交易開始,而後轉為上市地產商利用股市融資投機炒地,再融資,再抄地的反復操作,加上捂盤的手法,炒高房價,刺激市場.而無論從哪方面看,銀行銀根放鬆,新勞動法實施不嚴都對上半年的中國經濟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

另一方,張五常講的,就是治學的問題了.經濟學,從來就火,而且越來越火,特別是現在,簡直是功成名就的好機會,靠的就是對市場未來推測,對制定經濟政策的主張.而張五常要說的,是我們的經濟學家對最基本的經濟學原理不理解,不應用,而是拿著純數學的圖表說事.而我的理解是,數學,對於任何理工科而言,都只是工具.具體到經濟學,經濟學首先應該是倫理學然後才是數學.經濟學中最基本的假設都是人在各種市場環境下的反應,只不過,通過數學(圖表,公式)的方式進行表達而已.而倫理學是什麽,倫理學是人如何為人,人如何在社會關係中完善自我.說白了構成經濟的最主要因素是人自身的活動,數學,只是用於表達這樣的活動并總結一定的規律,這些規律從根本上說是純數學的,有用,無用都應該以人自身活動的分析作為出發點.說白了,經濟學他就是琢磨人的啊.

今天話有點多…洗洗睡了

暑假生活

又是一個畢業的暑假.往年只要是畢業的暑假就意味著沒有作業,沒有催促,只要沒心沒肺2個月就萬事亨通,不過初中畢業那個暑假是個例外,因為差2分沒有上重點覺得很對不起家裡,所以找人給我填了一個假期的物理化學.但今次這個暑假夾雜著紅酒白酒啤酒,衙門,奸商,英語日語,傳記文集,每晚的聊天還有一起聊天的夥伴.所以就算公證處再官僚,簽證中心再多的繁文縟節,我也就當是個小強低空飄過,反正…會有人打死他.另外,麻煩公證處行行好,我真的好想去廈門.

今天(20號),股市一路沖高,煤氣化跟著大盤也成功的連續兩天漲停并突破去年大盤狂瀉時我們家的買入價,只可惜,老娘不聽勸,在我在實驗室奮鬥的時候早早的割肉,今天酒足飯飽回家以後氣得捶胸頓足,長歎道:我兒還是有用的…有什麽辦法,少賺的就當做公益積德行善吧.

這個7月我多半是這個樣子,老娘從東興走私回來的日本單車,但是很容易掉鏈,而且多半是過馬路或者上坡的時候.某天在我家附近晃悠,迎面走來兩個小屁股,一個指著單車對另一個說,這樣的單車要多少錢啊,被問的那個小屁股想都沒想說:50塊.

 

領導視察

7月15號,領導在視察,我很認真的在陪領導視察,轉了一圈防城和欽州吃了兩頓飯,見了兩個港務局老總加一個市長,我發現,我還是那麼木訥不懂這麼些個禮貌.敬酒,不敬酒,說話,不說話,我插不上嘴,沒有身份,尷尬得很.還是應了張愛玲[對照記]里那句話:

“事實是我從來沒有脫出那’尷尬的年齡'(the awkward age),不會待人接物,不會說話,話雖不多,’夫人不言,言必有失’.”

其實我是覺得,一桌人里,我像個被人牽著的寵物,就應該老老實實待著,沒有錢的誘惑,不對你有什麽企圖,我真沒什麽動力去和一桌話不投機的領導觥籌交錯.領導啊,說實話,畢業,回國,我還真不想去你那…

(是吧,其實我真的很認真,只是船晃啊晃的就睡著了)

2009-07-09

自從與班裡的各位說過再見以後,我就一直效率低下到現在,先是走錯了航站樓誤了航班,接著又在公證處磨嘰了半天,無形中,我生活的成本就翻了一翻.

………………………………………………………………………………………………………………………………

畢業以後,各位都有些畢業症候群的症狀:萎靡,低落,傷感,無所事事.不過,Neptune同學的簽名從害怕變成習慣,不過,我也只是在休息的時候才有時間發短信,所以,說起話也是糊裡糊塗,沒頭沒腦.

實在困了,明天再說罷

 

畢業進行時

本來打算寫成一系列日記的形式記錄我自從幼兒園開始的第5次畢業,但每天與233的同學們消磨,時間也就這樣過了,只剩下這臨走前的最後三天.

這樣的開頭是不是有點悶騷不夠犬儒.

我也覺得.

但畢竟是畢業,畢竟是四年.四年時間里呆在同一個地方,與同一群人廝混,脾氣,習性,不自覺大家已經有了默契.只是偏偏要到了這要分開的時候才慢慢發現身上原有的依賴,捨不得.

依賴不是好事,依賴意味著自我的削弱.可是前天晚上我回到寢室看著屋裡四台電腦對著一群dota男沒人理我也沒人跟我說話,我的確感覺到自己對於那群夥伴的需要.這樣的感情多少讓人沮喪,開始覺得四年大學里自己幼稚的時間占了絕大多數,從頭到腳的尖酸刻薄是多么的沒有必要.昨天,眼睛讓鬼哥統計大家回家的時間,我知道她是想一個個把大家送走,可我聽著就覺得害怕.

還好,現在發現也不算太晚,我畢竟知道自己是多了一群可以信賴的朋友,就是有依賴,捨不得,想想看也是畢業時必要的註腳.

這和我總是臨走的那天臨晨才開始收拾行李倒是很相似.性格問題,那就從現在改一改罷,從今以後,除了罵政府,罵政黨,我不說髒話,一句也不.

明天就是畢業典禮,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把穗子掛在左邊腦袋上,那麼324與233的各位,從此我就要一頭紮進洋人堆裡師夷長技以制夷,也不知道下次見面時什麽時候,就在這裡約定,十年後,略有建樹,鬢微霜,再回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