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7

Image

今天在暗房發生的意外不得不讓我考慮把它記錄下來

是這樣的,我懷揣配好的Re final等等7788來到暗房開工.這間暗房我沒用過,所以習慣性的流覽一遍看看那有什麽好東西,就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那瓶致命的Tmax.

於是急急忙忙配成工作液(水管維修,暗房沒水,必須到隔壁去借),上卷,顯影,定影(用的同樣是Tmax的定影液),厚臉皮在隔壁水洗30分鐘,扯開一看…透明的.

真的是透明的,連通常的編號都沒有,只有膠質片基.

最開始我覺得是自己tip貼錯了沖錯卷,所以這是個沒曝光過的,但這明顯不成立,

1,tip是在即將上卷開拍之前貼上去的,如果那是個沒用過的卷,我也太大條了

2,這個卷從在家裡準備拿來沖的時候就沒有片頭,如果是個沒用過的卷就算上面有tip那我又何苦把片頭縮回去等到用的時候還要找暗袋或者不乾膠把它扯出來,

3,定影完成后的底片甚至沒有編號和品牌,也就是說,所以溴化物都被定影液洗掉了,就算是沒用過的卷至少也留個號給我嘛,但是那上面什麽都沒有,也就是說,剛剛用過的顯影液根本就是一灘水,

我想說的是,我損失的不是一卷底片而是一段經歷.

我拍得慢,一個卷一拍就至少一個月.那麼這麼一段時間,事件,視角,想法,似乎沒有相機他們消失的那麼自然.文藝腔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那麼現在是時間直接被我漂白,抽出底片的同時也抽掉大腦積木里的一塊.

我不記得了

我跟魚F@F@抱怨,她說可以再照過,我惡狠狠回一句如果你可以再上一次初中我就可以再照過.因為我知道初中的記憶,生活,對她來說極其重要.

同樣的我也是,我珍視自己的記憶,并企圖把它記錄.而任何一冊底片拿在手裡,都是故事,我自己的故事.

現在沒有了,消失了,洗掉了,沖進下水道了.

你不要跟我講”記憶是痛苦的根源,你不記得也好”小心我真的罵人.

幹!

但是,這次意外是有教訓的,那就是不是自己的藥水不要亂用,就像不是自己的女人不要亂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