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難忘的一天

兩個小時以前我提醒一位同學關注伊朗局勢并告訴他伊朗人在twitter上感謝中國網民的幫助.以下是我得到的回覆:

“哎……中國在中東的地位又跌了…

你看著吧…民主派的背後肯定是美國,鬧兩天美國就要施壓或者維和介入了

維持現狀起碼是主權國家,美國進不來

中國人就是他媽傻逼,要想愛國,直接去幫伊朗封鎖消息

還他媽的幫忙寫東西,傳信息

就像新疆那樣,封鎖起來直接鎮壓

壓下去以後官方給消息,誰都他媽進不來”

我回答:幫一個集權政府封鎖消息,你真想得出來,得到的回覆是:

“按中國的利益就應該這樣

美國關伊朗人民死活嗎

反正都是追求自身利益……沒有什麽舉措不正當的說法”

話說到這裡,我的失望已經多於憤怒.我不由自主想起老馬一句話:

只要有0.01%的利潤,他就能踐踏人間一切法律.

我不知道大家原來都是這樣愛國的.那麼按照這個說法如果哪天你家被強拆你在屋頂自焚那我一定會在警戒線外把所有拍照的錄像的翻牆上推的打個稀爛然後在你身上烤串雞翅,在你身子五成熟的時候撒點孜然,蜂蜜,七成熟的時候及時把火撲滅.

當然我知道,按你這個活法,在中國你不會是被拆那個.

25 Dec. 2009

Image

你要知道,一般是你越覺得自己一條友比較孤獨的時候條雨就越下越大,所以我乾脆把帽子拿下來,這樣比較乾脆.

回到家我差不多已經濕透了.

有種人好像我這樣賤,隨便high不起來.

因為朋友都不在.

Photo by Sloth

21 Dec. 2009

For the first time in my life I was confronted by the phenomenon of audible silence. When we had climbed the first flight of stairs, I added another discovery to my limited knowledge of natural phenomenon—that of tangible darkness. A match showed us where the upward road continued. We went to the next floor and then to then next and the next until I had lost count and then there came still another floor, and suddenly we had plenty of light. This floor was on an even height with the roof of the church, and it was used as a storeroom. Covered with many inches of dust, there lay the abandoned symbols of a venerable faith which had been discarded by the good people of the city many years ago. That which had meant life and death to our ancestors was here reduced to junk and rubbish. The industries rat had built his nest among the carved images and the ever watchful spider had opened up shop between the outspread arms of a kindly saint.

from THE STORY OF MANKIND by Hendrik Van Loon

Nasty Indian Tibetan in Copenhagen

I found those tiny little flags immersed in posters when I read the headline article in Economist’s website about the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in Copenhagen. First of all I thought they are just several demonstrators can’t help showing themselves in any hotspot. But I am bloody wrong. There is a delegation at UN’s climate-change conference in Copenhagen “met with negotiation team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strongly appealing to them to raise the crucial environmental issues of Tibet”.

Nasty!

I don’t lik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at is also the reason I don’t like Indian Tibetan.

A murder is a murder but nothing else, civil blood makes your hands unclean. If you can righteously kill by your creed, there is no doubt that I can righteous ruin your life by my will.

轉-Made in China, with Love – 南桥的日志 – 网易博客

via Made in China, with Love – 南桥的日志 – 网易博客.

在CNN上看到一个关于“中国制造”的广告,该广告宣扬中国产品走向世界的正面形象。去年CNN的主持人说中国人是“傻瓜和恶棍”,一时舆论大哗,甚至有人开始抵制CNN. 如今才一年时间,商务部开始主动出击,宣传正面形象,这里的进步有目共睹。

任何一个国家的形象,都不会自动改善,你得去付出自己的努力,一点点消除成见。其实这一路走过来,是花费了多少代人的心血的。如今我们或许会对中国在外的形象的改善想当然。事实上我们走过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一段漫长的血泪史。据我的老师、跨文化研究学者刘海平先生介绍, 19世纪中叶,欧美国家曾把活生生的中国人,当作“展品”在博物馆陈列,或视为低等动物放在马戏团展演。1850年在纽约市立博物馆公开展出了一个三代六口人的中国家庭,展名为“The Living Chinese Family”。其中两位成年男子身着长袍,胸前甩着粗粗的长辫。1884年,一个马戏团则把一位“中国张姓巨人”和“40个受训的大象, 50笼的珍贵动物”放在一起巡回展览演出。当时美国的唐人街以肮脏、鸦片、妓女和黑社会著称,由此也成了个由警察做导游的旅游景点。

由于美国媒体现在考虑政治正确,害怕出现种族歧视,而今针对中国人的赤裸裸的“妖魔化”已经越来越少,这也是和中国人本身地位的改善和维权意识的提高密不可分。

但是“中国制造”产品被妖魔化,则屡见不鲜。有一部分被妖魔化纯属活该,因为本来质量就不好,别人没有诬陷你。几年前,美国媒体纷纷报道从中国进口的猫粮含毒,海鲜中含有抗生素,牙膏里含防冻剂,轮胎含安全隐患。假如有人用你的牙膏用得人如活鬼,你能怪他 “妖魔化”吗?所以形象是小事,质量是大事,这一点不能本末倒置。如果真是发现某中国家具品牌的质量问题被人曝光,我们是没有必要去护短的。真正的劣质产品,早死早好。

至于部分产品导致Made in China整体形象低劣,我深有感触,有时候感觉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知道,有人甚至取笑 “中国制造”就是一产品质量低下的活警告。以前我住的一个地区,有一个亚美人的群落,该群落和现代文明相对隔绝,不用电,不乘坐汽车,这个群落开了个家具公司。奇怪的是,他们居然在当地电视台做了个广告。除了宣扬自己的产品是纯粹手工之外,还特意强调“和那些‘中国制造’不一样”。本人还曾写信给电视台,呼吁其停播,后来该电视台果真没播,是不是我那封信起了作用,我不得而知。但是这种一竿子打翻一船产品的说法,是得纠正的。

鉴于媒体频传中国制造的问题,有段时间美国居然宣称60%的被召回产品为中国制造,这已经开始在冲击所有中国制造的形象,因为很少有人愿意去调查到底是哪60%的产品被召回,只能产生一个整体的成见。这不关是国家形象的问题,它直接关系到产家的利益。问题不改善,消费者会用钱包投票。2006-2008年间,我看到不少美国人做过不用“中国制造”的实验,比如维持一周,或者一个月 。美联社记者德克·拉莫斯(Dirk Lammers)就借给孩子买球鞋之机,去沃尔玛等地方去找不带“Made in China)标志的产品。这位记者父子发现正宗“美国制造”的产品,居然是“其它国家食品”(Ethnic food)中的那种幸运饼(fortune cookies)。而这“幸运饼”一直是中餐馆的保留噱头,是作为中国文化之一来贩卖的。但买其它东西时候完全回避中国制造,他发觉很困难,足见“中国制造”所涉的中国产业之广。不要说鞋袜纺织品,美国独立日时候家家户户门口插的美国国旗,大多是中国制造。由于中国产品“泛滥成灾”,一统天下,大部分回避或者抵制“中国制造”的活动都虎头蛇尾,不了了之,这多亏中国制造无处不在。 但是这个现象是不能长久维系的,因为这样下去,中国制造产品只能继续靠廉价取胜,上不了下一个台阶。

再者,如果是贸易保护,打击则更具直接。奥巴马前一段时间宣布的对中国轮胎加征关税,对中国的产商打击则十分沉重。奥巴马选轮胎开刀,是因过去中国轮胎曾有安全隐患,被美国媒体大为报道,很多美国人记忆犹新。奥巴马这么做,在政治上一点都不糊涂,他知道他在做什么。

因此,我很能理解为什么要去做CNN做广告。如果广告能促成中国制造形象的改变,那这点钱花得是值的。不过,“中国制造”形象的改变,或许和过去“台湾制造”、“日本制造”一样,需要一段时间。如上所述,关键还是质量本身的“质变”。不然,光靠广告是不行的。

另外,从广告本身来看,我们的对外形象战略有两个盲点:

首先,应该介绍美国人其实更关注的“责任”问题。在中国进口食品频出事故的时候,CNN自己做过一个专题报道,说中国有六个部门管出口食品安全:食品药物监管局、卫生部、农业部、商务部、工商总局、质监总局。西方有一句俗语:厨师多了做不好汤。在美国人看来,中国产品质量问题,是一个机制问题,而不是中国人有能力问题,生产不出高质量的产品。恰恰相反,他们不解的是,为什么中国人这么聪明(这是美国社会对华人的相当普遍认识),生产出来的东西却这么破烂呢?这一点他们不解,所以在找原因。他们怀疑这是accountability问题。accountability这个词很难翻译,一方面指的是管理的对口责任,另外一方面是指出了问题后的问责(hold someone accountable)。如果管理部门过多,出了事情反而大家可以互相扯皮,找不到负责的人,这是他们更担心的地方。与中国的六大部门相比,美国只有一家食品和药物监督局就解决了食品安全问题,一旦出了问题,民众会拿食品和药物监督局是问。CNN曾在其报道中说,中国管理多头,政出多门,管理漏洞随处可见,质量 “缝隙” 过多。这个问题不关是对外形象的问题。事实上需要去安抚、保证的,不仅仅应该是国外消费者,更应该是国内消费者,尤其是在这个拉动内需的时候。这个问题上套用蒋介石的一句话来说,是“攘外必先安内”。

另外,没有必要强调“法国设计、中国制造”这类信息。你这话什么意思?中国设计不行,不靠法国设计师行不通吗?这么做,或许能给制造业打开一扇门,却断了中国设计的一条路。中国不是刚开奥运会吗,从场馆到开幕式,也向世界展示了自己在某些方面的设计水平,也不是一无是处。贝聿铭不就一顶尖华人设计师吗?前一段看一电影,叫Mooseport, 里面那位总统图书馆的设计师看样子也是华人。这说明中国人自己心目中的设计水平,和世界心目中的中国设计水平,是前者过低,后者并不过低。要不《2012》中的方舟,又如何在中国设计建造?电影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但是它们能反映出一个时代对一个现象的认知(perception).  记得《麦肯锡季刊》中曾经介绍到的定价策略时,说到一个actual value(现实价值)和perceived value(认知价值)的差异。说一个产品的定价,如果让人想到自己的perceived value过低,那么再好的产品也卖不好。在设计问题上,我觉得这广告是要降低中国设计的perceived value, 自贬身价,从长远来看是没有什么好处的,除非中国笃定以后世世代代做世界工厂。事实上,并非离了法国设计师,中国连个像样的东西都造不出来。 倒是一些国外设计师设计的中国作品,如大裤衩,颇被人非议。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艾未未老师您说呢?

所以,换作是我,我不会说Made in China,with French Designers。 我会说Made in China, with Love.

本文有所删节后载于《东方早报》,其它媒体转载的标题都是自己所加,与我的观点无关

陰三兒(in3)

我不喜歡他們的京片子,但是我喜歡直接的東西,我不高興!
開工!
[自由式]
[audio:http://m2.cdbs.com.cn/nj7/album/yinsan/weizhi/12.mp3]
[黑]
[audio:http://www.shuugouteki.net/blog/wp-content/uploads/2009/11/hei.mp3]
[北京晚報]
[audio:http://bbs.unistar.net.cn/heat/music/bjwanbao.mp3]

6 Dec. 2009

用一個經典句式開頭就是,我躺在床上等著天花板腦袋像剛擦過的玻璃雖然時間已經過了0400.

時不時會有時間可以蒙頭大睡十幾個小時但後果就是想正常睡覺的時候是沒人會理你的,自己數羊玩去吧.躺到頭髮亂七八糟,全身酸痛實在忍不住還是爬起來做點事情.

但是,做點素么捏.

翻照片we.

到現在為止今年一共拍了10個卷(有一個還沒沖出來).抱著檯燈一張一張看就好像在翻自己的年鑒,今年,又做了什麽對不起共惨黨和人民幣的事?

這種事是很多的,我就不說了,無論如何,下個星期我會有一臺底掃,到時候你們自己看吧.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很難端平那條水平線,我很難在拍熟人的時候來一點點正經和一雙蛋腚的手,所以被我拍過的各位你們在我的年鑒上都成功的虛掉了但注意,就算是這樣你們還是足夠讓我一個一個認出來.

Copy-The Time Weekly Photos(『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

Thursday, December 04, 2009
雪中的德黑兰Milad电视塔,伊朗。摄影师:Morteza Nikoubazl
SNOW DAY: The Milad telecommunications tower stood tall as snow fell in Tehran, Iran, Thursday.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Monday, November 30,2009
一名失去丈夫的女子在食物分发站等待配给的时候裹紧衣服让自己更暖和一些,喀布尔,阿富汗。摄影师:Paula Bronstein
A woman tried to keep warm as she waited at a food distribution site for widows in Kabul, Afghanistan, Monday.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Tuesday, December 01, 2009
正在等待接受HIV监测的女子们身披布单,避免被别人认出,秘鲁,世界艾滋病日。摄影师:Martin Mejia
Prostitutes covered themselves to hide their identities before undergoing HIV testing at a brothel in Callao, Peru, Monday. Tuesday is World AIDS Day.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Tuesday, December 01, 2009
被指控于2007年11月谋杀室友的美国学生Amanda Knox在法院出庭,佩鲁贾,意大利。摄影师:Tiziana Fabi
American student Amanda Knox arrived in a Perugia, Italy, courtroom Tuesday.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Wednesday, December 02, 2009
西点军校的士官生在听奥巴马总统的演讲,纽约。摄影师:Jim Watson
West Point cadets listened Tuesday evening a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speaking in West Point, N.Y.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Sunday, November 29, 2009
乌拉圭新总统Jose Mujica的支持者在庆祝大选胜利,这名前游击队员获得了53%选票。摄影师:Eduardo Di Baia
NEW PRESIDENT: Supporters of Jose Mujica celebrated his presidential win in Montevideo, Uruguay, Sunday.

『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Nov 29 - Dec 05,2009

Leica中文摄影杂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QQ阅读有道鲜果等RSS工具阅读;^_^,在Apple Mac OS X下可获得最佳阅读体验。

Tips: 你可以 在Twitter上关注Leica中文摄影杂志,or 与撰稿人交流

『小建议』如果你在Email里看到这篇文章,可以转发给你的朋友;如果你在Google Reader阅读器里看到这篇文章,可以共享给好友;如果你在豆瓣里看到这篇文章,不妨推荐给更多人;或者干脆Copy下这篇文章的链接,发给你MSN上最喜欢的人;我们永远相信,分享是一种美德,Great People Share Knowledge
Leica中文摄影杂志@Email订阅地址 or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