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筆記(二)

Image

Photo by Sloth

還是說明信片的事.

以前看過一個說法,說,想要知道你跟一個人的關係如何,可以讓他給你拍張照片又或者你給他拍張照片,如果大家關係平常甚至相互抵觸,當事人一眼就能從照片里看出來,據說是因為相紙上的人怎麼看都不順眼.

那麼寄了明信片的幾位我都拍過,而往往情況是,越要認真拍,越是拍不清楚,除了那堆裝瘋賣傻雷人照.這裡沒有任何隱晦的意思,不清楚說白了就是個虛字:失焦,欠曝,手上沒端穩,甚至根本沒拍到,各種狀況,總之要結像清晰,沒門.

寫明信片也差不多,從挑照片到留言都算得上是獨一份,我不會對羅有喜說早生貴子也不會對桃子講見到的遊行,大家知根知底,清楚得很.這樣用來解釋我和奶羊的關係也就順理成章,這是一個我很想交的朋友,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個人的生活與我幾乎沒有交集,我和他不會像和喜陽那樣談問題,我時刻記得有這樣一個朋友卻從未接近過他的生活,而我如果真的寄了明信片過去,倒簡直是一種另有企圖的親近.

23 Feb. 2010

今天是聽著太陽照常升起的原聲睡著的,醒的時候發現耳機被壓在頭下面,難怪我縱夢見瘋媽在找鞋子.

在需要荷爾蒙的時候硬漢給我了充分的腎上腺素和酸楚,在焦慮和瘋癲的社會就算是質樸,表達起來也需要帶些極端.是我們讓口號變得空洞.

獻給這個陽痿的社會和國家.

17 Feb. 2010

到現在我還不習慣寫2010.

半年前,我與一群大大小小高矮胖瘦的人來到這個小鎮,各自心懷鬼胎決定在這個看似沒什麽人知道的地方試一試.我們或者是厭倦的了國內的生活,或者是希望多一份體驗,總之,鬥志滿滿,一臉茫然,唯一清楚的,是身在異地滿街荷蘭腔.

半年之後,我們習慣了深夜工作加班自覺的生活,也在第一次考試後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未來.我的朋友們,當你們知道我因為成績太差申博無望的時候,會不會有一點高興?半年前誰能想到我會在這條路上如此堅定不管不顧,半年後誰又想到我輸得這麼慘.

再次嘗到失敗的滋味,倍感親切!

巴黎筆記(一)

Image

Photo by Sloth

從巴黎回來之後就一直嗜睡沒有一點動力,春節以慣常的喝酒聊天結束,與在家里並沒有什麽不同.生活完全顛倒,或者說”完全”太絕對了一些,因為有一定幾率會在天黑以後疲倦,天亮以後重複抖擻,這完全取決於上次工作開始及持續的時間.生活的計量退到了以小時為單位,日期和週末是去了意義.就這樣,以更具體的連續的方式度過了巴黎長假後的第一周.終於,在夜裡依然倦怠輾轉的時候,看看沒有寄出的明信片,我決定將巴黎的八天加以整理.

那麼從哪裡開始說起呢?

巴黎的幾天時間,在自我與妥協間反復,只因為我決定與他人同行.現在看來當初的決定是何其愚蠢,就像過去的五個月我嘗試更清晰的瞭解自己一樣,與不知根知底的人出行時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還從那些明信片說起吧.

07年10月與徒弟仔約好玩九寨,在黃龍山腳她堅持要寄明信片并勸我說也要學著做些sweet的事,一來哄父母高興;二來也該改改倔牛一樣臭脾氣,食些人間煙火;最後,好不容易抽出時間到九寨,也可以給自己做份留念.總是這樣多的理由和說辭,嘴上叫著師傅,說到底只是個習慣.那麼當下人在巴黎,也總想起這番話,不無道理,況且我也留長頭髮,剃短鬍鬚,一臉無知,只是再想起過去的事總顯得底氣不足,話要開口,須得三思,結果也硬是要吞回肚裡.

還是寫明信片妥當.

掰掰指頭數數都有些什麽人,公車幫四個人,加上喜陽梁日三胖子劉佳是八份,家裡一份,最後是徒弟的一份.

在莎翁書店後面的一家畫廊選了明信片,賣得比別家貴些當然東西也比別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