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 2010

今天是聽著太陽照常升起的原聲睡著的,醒的時候發現耳機被壓在頭下面,難怪我縱夢見瘋媽在找鞋子.

在需要荷爾蒙的時候硬漢給我了充分的腎上腺素和酸楚,在焦慮和瘋癲的社會就算是質樸,表達起來也需要帶些極端.是我們讓口號變得空洞.

獻給這個陽痿的社會和國家.